搜索

友情链接:

传真:010-53526196

电话:010-53526198

技术支持: 北京韬能资询顾问有限公司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中国能源产业发展网           京ICP备2022026751号 

邮箱:zgnycyfznh@163.com

 

亿万富豪徐金富发家史:日化转战新能源,天赐材料连续赌对了这两个风口

作者:
高文珣 武佩璇
来源:
时代财经
2022/06/20 21:53
浏览量
【摘要】:
在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波动、竞争对手的追赶与新型锂盐的替代背景下,未来徐金富能否率领天赐材料继续保持电解液全球龙头的位置?一切拭目以待。

如果在早上八点半从广州市中心的天河区前往黄埔区,可以看到路上的风景从一辆辆白领的上班通勤车慢慢变成一排排的货车。进入广园高速之后,路上人烟渐少。相对的,中石化、东江石油等化工企业盘踞此处,亿万富豪徐金富创立的天赐材料(SZ:002709)也“身在其中”。

徐金富创立了一家在新能源领域呼风唤雨的龙头公司,但周围的人们似乎并不了解他的真实身份,时代财经在走访的过程中,一家小吃店的老板在介绍附近的企业时特意提起了蓝月亮。相较于天赐材料,这家日化龙头更为人所熟知。

蓝月亮距离天赐材料不到八百米,这是徐金富的“老东家”,他获得的人生第一桶金就来自蓝月亮前身——道明化学公司。

那一年徐金富才28岁,他将所持有的股权全部卖给了同学罗秋平(蓝月亮总裁、中国洗涤行业领军人物之一),按照他的话说,这是“契约进,契约出”。

有了启动资金之后,徐金富1993年回到家乡——浙江富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他选择与当地化肥厂合作开发原料药。但两年后,徐金富的“第一桶金”全部赔光,正如他此后对媒体说的那样,“1993年到1995年,我第一桶金已经全部亏完了。我再重新下广州的时候,是借了钱搬家下来。”

回过头去看,南下广州无疑是徐金富作出的正确选择。

在今年4月披露的《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徐金富以56亿美元(约为356亿元人民币)位列第471位,这或许是当年那个创业失败的徐金富没有想到过的事情。而这一切得益于一种叫“六氟磷酸锂”(LiPF6)的锂离子电池材料价格的“水涨船高”。

“押宝”锂电池行业

徐金富出生于1964年10月,浙江富阳人,毕业于杭州大学化学系,中国科学院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

在家乡创业失败之后,1995年,徐金富借了点钱重返广州,这里不仅是他赚了第一桶金的地方,也是他研究生读书的地方——中科院广州化学研究所。

这一次,徐金富还是从事老本行——日化行业。过去在蓝月亮工作期间,徐金富主要做原材料相关的业务,这次回来后,徐金富则转向贸易和研发。

五年之后,即2000年6月6日,徐金富创立了广州市天赐高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即天赐材料的前身)。彼时,徐金富出资510万元(450万元货币+60万元无形资产),持股85%。

天赐材料厂区门口,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拍摄
  

根据《验资报告》说明,徐金富投入的无形资产是其以60万元支付给广州云埔工业区东诚实业有限公司的土地款,用于购买位于广州市黄埔南岗云埔开发区的一处土地使用权。

此后经过多轮增资扩股之后,在IPO之前,徐金富持有天赐材料的股权比例降至60.53%。

在起家之初,天赐材料的主营业务是日化材料,即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洗面奶、牙膏等个人生活护理用品的材料,该公司已经与宝洁等国际一线日化品牌建立了稳定合作关系。

但是,天赐材料之所以能够最终登陆资本市场,取决于徐金富作出的决策。

2005年,徐金富通过燃料电池领域的客户了解到锂电池行业属于新产业,锂电池有着诸多传统电池无法比拟的优势,在许多应用领域正在逐步取代传统铅酸电池、燃料电池。

徐金富当即对这一领域的发展前景表示看好。锂电池材料属于精细化学品的新领域,尤其是锂电池电解液产品在诸多技术工艺领域与天赐材料现有个人护理品材料的工艺路径相通,因此,徐金富认为,公司开发锂离子电池电解液产品在技术上是切实可行的。

当时市场还未看到新能源汽车的广阔发展前景,但徐金富坚信,新能源汽车的风口迟早会爆发,在风口来临前做了充足的准备。

为了向材料领域做纵向突破,徐金富组建了锂电池材料研发团队,涉足锂电池电解液的研发和生产领域。

经过两年的研发工作,锂电池市场也逐渐成熟,2007年,天赐材料的锂电池电解液产品开始形成大批量销售,此后保持了良好的发展趋势。

电解液是锂电池制造的四大关键材料之一,约占锂电池成本的15%,其作用是在锂电池正负极之间充当离子传输的载体和电荷传递的介质,有锂电池的“血液”之称,而电解液的“灵魂”是六氟磷酸锂。

天赐材料招股说明书显示,2007年12月,经美国化学技术公司撮合,天赐材料、Dr. Novis Smith及美国化学技术公司三方签署了《LiPF6生产制造技术许可使用协议书》,公司获得了六氟磷酸锂生产规程、带控制点的PID工艺流程图等书面资料。

之后,从美国引进技术的基础上消化吸收再创新,天赐材料形成了自己的核心技术,通过独立工程放大、调试运行,掌握了六氟磷酸锂生产制造的核心技术,实现了六氟磷酸锂的的规模化生产。

“六氟磷酸锂的行业进入壁垒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技术壁垒:技术团队瓶颈对原材料氟化锂和氢氟酸的纯度要求极高,生产条件苛刻、工艺难度极大、安全生产控制难。二是客户壁垒:头部生产企业与下游客户深度绑定,有长期协议保障,新进入者可绑定的厂家有限,同时下游客户认证时间也较长。”隆众资讯锂电池分析师邵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除去上述两个方面外,第三个就是时间及投资壁垒,“六氟磷酸锂扩产周期长、投入资金强度大、环境安全审批流程时间长,有效产能提升通常需要2年左右。”

六氟磷酸锂行业的高进入壁垒、高行业集中度,为早期入局的天赐材料保持长期领先打下了基础。

亿万身家终于来临

2011年,天赐材料实现了六氟磷酸锂的自产,当年生产82.22吨。

天赐材料厂区门口,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拍摄
   

时代财经了解到,彼时天赐材料生产的六氟磷酸锂平均成本约为8万元/吨,较市场价格有着明显的优势。自产六氟磷酸锂的应用逐步替代了外购六氟磷酸锂,显著降低了天赐材料的生产成本,提升了锂电池电解液产品毛利率,使得天赐材料的业绩开始飞速增长。

Wind数据显示,2010-2013年,天赐材料的营业收入从3.65亿元增长至5.96亿元,CAGR(年复合增长率)为17.76%;归母净利润从0.39亿元增长至0.81亿元,CAGR为27.59%。

凭借着不错的业绩,2014年1月23日,天赐材料在深交所挂牌上市,50岁的徐金富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自2017年问鼎全球第一大电解液厂商之后,这个位置一直被天赐材料牢牢地占据着。

从2014年至2021年,天赐材料的营业收入从7.06亿元增长至110.91亿元,CAGR为48.21%;归母净利润从0.62亿元增长至22.08亿元,CAGR为66.59%。

截至2021年末,天赐材料的生产的锂电池材料主要为锂电池电解液和正极材料磷酸铁锂,均为锂电池关键原材料。同时,围绕主要产品,公司还配套布局电解液和磷酸铁锂关键原料的生产能力,包括六氟磷酸锂、新型电解质、添加剂、磷酸铁以及锂辉石精矿等。

2022年第一季度,天赐材料实现营收约51.49亿元,同比增长229.71%;净利润约14.98亿元,同比增长422.19%,营收和净利润继续呈大幅增长态势。

伴随着业绩的增长,天赐材料的股票市值也与日俱增。

时代财经注意到,上市当天,天赐材料的市值约为23.88亿元,按照当时徐金富44.68%的持股比例,其持股市值约为10.67亿元。

2015年,51岁的徐金富首次上榜《2015年胡润百富榜》,以23亿元财富排名第1607位。

从2000年创立天赐材料到2014年上市,徐金富历时14年使得自己跻身亿万富豪的行列,而此后徐金富的身家也越来越高。

截至2022年6月17日,天赐材料市值约为1110亿,按照36.37%的持股比例推算,徐金富的持股市值约为404亿元,但这还不是其身家最高的时候。2021年10月28日,天赐材料的股价涨至170.51元,公司市值约为1629亿元,徐金富的持股市值也达到了约592亿元。

据最新版《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徐金富凭借402.2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99位,排名同比去年上升了208位,排名浙江杭州富阳地区富豪榜第一位,成为今年浙江杭州富阳地区富豪榜最大赢家之一。

同样是这一年,58岁的徐金富以56亿美元财富位列《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471位。

徐金富能够获得亿万身家,离不开其对六氟磷酸锂的提前布局。

2017年天赐材料问鼎全球第一大电解液厂商,但次年电解液价格就进入底部区间,随后的2018年-2020年,天赐材料积极一体化布局上游原材料、拓展海外客户、研发生产新型添加剂,进一步强化自身优势。

转折发生在2020年底,由于下游需求爆发,行业供需结构反转,六氟磷酸锂供不应求,价格进入上行周期,从2020年8月底部6万元/吨一路上涨至2022年2月50万元/吨以上。行业内二线厂商产能受限,天赐材料则加速扩产,进一步巩固龙头优势。

竞争对手紧随其后

今年3月以来,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出现了快速下跌。隆众资讯统计,截至6月17日,六氟磷酸锂的现货市场价格主流报价在20-28万元/吨,年内跌幅57.52%,价格已经遭到腰斩。

“去年市场供不应求、价格暴涨,吸引行业内龙头企业及跨界新进入者大量投资布局,2022年以来前期投产项目陆续释放超3万吨,六氟磷酸锂市场整体供应量上行明显,叠加公共卫生事件,对需求端呈现较为明显的抑制作用。故自2022年3月起,六氟磷酸锂市场处于高位下滑状态。”邵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进入今年二季度,下游观望情绪更加浓郁。“主要企业仍以前期客户长协单为主,市场交投状态较前期偏弱。”

不过,在6月14日高工锂电产业峰会上,应邀出席的徐金富表示,电解液产能没有瓶颈,价格取决于碳酸锂,溶剂价格已经到底了,添加剂也会逐渐回归合理的毛利。

邵健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属于阶段性回调,下半年价格走势,主要受供需关系影响,“短期内,行业内人士多存看空心态,随疫情稳定,终端需求或继续提升,8月份市场或有一定好转。在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背景下,市场前景十分广阔,需求高增长下,供给端反应迅速,不仅使得行业龙头纷纷投资扩产,而且还吸引着更多新的玩家入场。”

据高工锂电不完全统计,2022年一季度以来,电解液相关投资项目就涉及11个,规模达92.23万吨,投资金额超143亿元。

5月31日,江苏国泰(SZ:002091)公告称,公司下属公司张家港市国泰华荣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拟设立全资子公司自贡国泰华荣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年产30万吨锂电池电解液和回收2000吨溶剂项目,项目总投资15.105亿元。

在某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看来,这是“挑战”天赐材料行业龙头的一次投资,“天赐材料的锂电池电解液规划产能是28.7万吨,多氟多规划产能22.5万吨,目前国内六氟磷酸锂的产能达12.5万吨,产量在8.7万吨左右,江苏国泰一下子就规划30万吨,明显是要挑战天赐材料全球第一的位置。”

前来“挑战”徐金富的不仅仅是竞争对手,一种叫做双氟磺酰亚胺锂(LiFSI) 的新型锂盐也正在挑战六氟磷酸锂的地位。

邵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相较于传统锂盐六氟磷酸锂,氟磺酰亚胺锂具有电导率高、热稳定性高、耐水解、耐高温、抑制电池气涨等诸多优势,双氟被业内广泛认为是理想的电解质锂盐。

“但双氟的技术难度大、成本高,目前还未直接用作电解液的锂盐,而是作为溶质添加剂与六氟混用,用于三元动力电池电解液中以改善性能。目前已知双氟对铝箔有腐蚀,可以通过添加保护剂来缓解。但腐蚀程度及措施是否有效,还待进一步探索。此前由于成本高昂,一直只能作为添加剂使用,但随着自身成本的降低,双氟或将替代六氟部分使用空间。”邵健指出。

时代财经注意到,关于未来天赐材料的发展,徐金富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不做市场占有率100%的垄断者,而是做30%的行业老大。

这种“做行业龙头,但不吃独食”的策略,令天赐材料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一直稳步前行。但在六氟磷酸锂的价格波动、竞争对手的追赶与新型锂盐的替代背景下,未来徐金富能否率领天赐材料继续保持电解液全球龙头的位置?一切拭目以待。

(图片来源:veer图库)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中国能源产业发展年会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环球网能源频道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能源产业聚焦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新闻线索热线:010-53526198

投稿邮箱:zgnycyfznh@163.com

北京韬能咨询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声明:本站图文均转自网站,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资讯

充电桩企业的破产和黎明,哪个先来?
磷酸锰铁锂电池加速“上车”
剑指1000亿!上海发力这种能源,推动相关企业科创板上市
绿氢项目进展连连 全球能源巨头拟定数百亿美元低碳投资
核你同行 共创未来 | “华龙一号”核电汽轮发电机组用户交流会在德阳举办
应急管理部联合国资委约谈中石化